快眼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快眼看书 > 花心少爷林枫 > 第32章 一剑出尘爽到酷

第32章 一剑出尘爽到酷

  林枫循声看去,一道人影,从密林深处飞掠出来!原来是侍卫张浩。

  “师弟,说得真好!”曾艳、程芯颖也从山边掠了过来。

  “还不错,有大男人的气魄了!”沈盼盼导师也不知从哪儿,突然冒了出来。

  林枫一见,助拳的朋友全来了,本来还严肃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这种有人关心和被人爱护的感觉真好!

  “谢谢啦!张大哥!师傅师姐!感谢你们的保护!”林枫恭敬抱拳,环行一礼!

  “林枫,别酸啦!”沈导师膘悍地说道。

  “张大哥,你怎么也来了?”林枫不再多礼,坦然说道。

  “这两天,允儿小姐要我盯住施冰冰的动向,防范她对公子不利!我便一直暗中跟着她,本来准备出手的,没想到公子实力如此强大。我怕小姐担心,要回去复命了,再见!”

  “张大哥,辛苦啦!感谢蔡允儿小姐的一片心意!精心安排!代我好好谢谢她!有空了,请张大哥和允儿到我宿舍一起吃饭啊!”林枫无比真诚地说道。

  “好的,我一定会转告小姐,再见!”张浩说完就离开了,

  “我们也回去吧!”曾艳说道。

  ………

  这一师三徒又开开心心地一起在小厨房做饭烧菜,很快一顿丰盛的晚餐就做好了。

  四人围在餐桌边一起吃饭,有说有笑,温馨和谐。

  “林枫,你太厉害啦!曾师姐保护不了你了,你来保护师姐好吗?”曾艳调皮地说道。

  “曾师姐,今天真是凑巧了,差一点就被施冰冰害了!曾师姐的实力比我高多了!”林枫打哈哈地说道。

  “别装了,这哪里是碰巧,你的实力和战斗力都是杠杠的!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那个施冰冰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害得我和曾师姐都白担心了好久啦!”程芯颖心有不满的说道。

  “实力高,并不一定代表战斗力强!你俩人虽然都是武王,但现在已经打不过林枫这个先天了!”沈导师进行总结发言了。

  林枫也不想纠缠这个问题,忙转开了话题:“师傅,我想要的兵器,您老人家帮我找到了吗?”

  “小混子,你想要的东西,为师哪一样没满足你呀!”沈盼盼导师没好气地白了林枫一眼。

  林枫只好“嘿嘿”地傻笑,不敢接话,只是在心里暗想了一下:

  在不久前的幻境里,我是非常非常地想,紧紧抱着您老人家,下那匹大白马了,可这一样,您就没有满足我呀!

  “一寸长,一寸强!兵器有时候是要比赤手空拳要好!虽然,你刚才用拳头打赢了施冰冰,但是如果当时,你手里也有把剑,效果会更好的!”

  沈导师一边说,一边从她的空间法宝内,取出一柄青峰宝剑,一把开山大砍刀。

  “这两件兵器,还不是灵器,但也算是上好的兵器了,以后有好的了,师傅再给你!先试试看,顺不顺手?”

  “师傅,我以前只学过一套刀法!还没怎么练过剑法,但更喜欢一剑出尘,爽到酷!师傅若有好剑法,一定要教我!”

  “行啦!小混子,还爽到酷!导师啥都给你,啥都教你!我们先出到外面,你先演练演练刀法,让我们看一看你的兵器功底!”

  沈导师带头走出房间,来到小院内,曾艳,程芯颖也跟了出来。

  林枫提着这把开山大砍刀,走到小院中央。

  开山大砍刀长约四尺三,宽约半尺,重约三十多斤,十分威武霸气,

  “师傅、师姐,我所练刀法名叫霸天刀法,是林虎师傅所授,也是我林家的祖传武技,请您们指教!”

  林枫拉开了架式,心神内敛,气聚丹田,抡起砍刀,舞动起来。

  只见一刀紧似一刀,连绵不绝,上下翻飞,刀光一片片。

  林枫记住林虎师傅的教导,霸天刀法重势,威式连绵不绝。 他甚至连青莲武决运转起来,四朵金色莲花,伴随着闪闪刀光,也是非常的震撼!

  曾艳她们几个见此,纷纷叫好!

  “林枫,你这套刀法还行,练习得也不错!还要继续修炼,刀法也别荒废了!”沈导师也作出了总结评价。

  “你既然想学剑,那我就舞一套飞云流瀑剑法,你先看看,适不适合?曾艳、程芯颖你们已学会了,也要仔细地揣摩揣摩!”

  沐浴落日的晚霞,伴着曼妙的身姿。

  沈盼盼此时是异样的美!

  她手持长剑,舞动起来。只见剑走轻灵,点崩搅压,抽带提格,击刺劈截,招式迭出,舞动洒脱,秀发飘飘,裙袂飞扬,浏漓顿挫,蔚为壮观。

  剑越舞越快!威势越来越强!劲气越来越大!把地上的花瓣也卷起来,空中飘着淡淡的花香。

  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流云穿梭,行走四方,时而轻盈如燕,状若仙子,时而骤如飞瀑,银河落九天。

  林枫被沈盼盼舞剑美姿看呆了,甚至沈导师剑招收势了,他还如猪哥一般站在那儿呆呆发愣!

  “看够了没有?”沈导师忍不住用手又敲打了一下林枫的头。

  旁边的曾艳和程芯颖早已憋了很久,

  再也忍不住了,她俩纷纷大笑起来,哈,哈……

  这时,林枫愣过神来,发现了自己的失态。

  但林枫这斯,脸皮却极厚,恬不知耻地对着几女说道,“适才,吾正在凝思苦想地作一诗章,想赠予美丽和沈盼盼师傅!刚才作毕,你们且听听,看看如之何?”

  《观沈盼盼舞剑器行》

  昔有佳人沈盼盼,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

  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

  ……………………

  沈盼盼一听到此诗,心里十分高兴,我真的有那么美吗?

  林枫,他也开始为我作诗了,现在不光光是给蔡允儿一个人写词了,我的心里怎么竟然会有一丝小激动?怎么还会有一种甜蜜感?

  我这是干啥要去和蔡允儿比呀,想着这些,沈导师的脸禁不住红了。

  “林枫,我看错你了,刚才笑话你了,对不起!”曾艳道歉起来。

  “林枫,你文才太好了,对师傅也很尊重!我错怪你了,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正人君子!是一个尊重师长、友爱同学的好男子!”程芯颖还夸奖起来了。

  “师姐过奖了,我只是个小少男!”林枫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沈盼盼一看,别再此逗留了,再说下去,都不好收场了。

  于是,她便正色道:“林枫,飞云流瀑剑法非一日可学会,剑招需用心多多揣摩,另外为师给你一本《剑法基础》,你要逐一认真对照习练,这是剑术的基本功,也是最有价值的剑招,长期习练必有收获!我们就先回去了!”

  “谢谢师傅的教诲!”

  林枫接过沈盼盼递来的《剑法基础》,师傅师姐三人便上山回府了。

  今晚又要忙于修炼了,昨晚学习《阵法基础》,今晚主修《剑法基础》。

  宿舍现在有阵法保护,而且又挫败了刺杀阴谋。

  林枫带着《剑法基础》书、青峰宝剑和开山大砍刀,非常放心地进入玉佩空间,开始认真地修炼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