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快眼看书 > 这个少年有点神 > 第三十八章 君子抱仁义不惧天地倾

第三十八章 君子抱仁义不惧天地倾

  草原上,无形的风开始改变运动轨迹,开始围绕在陈川的身边,开始以陈川为中心。

  风,以陈川的意志为中心,以陈川的念头为转移,按照陈川的想法开始吹拂。

  最开始,围绕在陈川身边吹的风很少,很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围绕在陈川身边的风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

  方圆数千米之内,所有的风都被调动了起来。

  一道直径足足有数千里的龙卷风在草原上诞生。

  站在龙卷风中心,陈川如同一个风神。

  睁眼,拔刀,陈川在狂风中练起了刀。

  ......

  落日高原上,四个白衣人,快速朝着黄氏部落靠近......

  很快,白衣人来到了黄氏部落外围。

  此时,黄氏部落正在举办丧事,为黄氏部落的守护者举办丧事。

  整个黄氏部落,所有人都披麻戴孝,整个黄氏部落都沉浸在悲伤的氛围中。

  人们望着那个守护了黄氏部落一百多年的老者,眼睛里充满了悲痛。

  四个白衣人缓步走进了黄氏部落。

  “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穿着白衣,拿着一个黑色布袋的和尚?”白衣人中,领头的白衣人,拦住一个壮汉,询问道“这个和尚年龄面相看起来极其和善......”

  “没有。”被拦住的壮汉神情有些悲伤,他开口实话实说道。

  四个白衣人顿时眉头一皱。

  注意到白衣人脸上表情,被拦住的壮汉强忍着悲伤,开口道“你们不要慌,我去问问部落里别的人,说不定他们见过。”

  被拦住的壮汉心地极其善良,虽然他心里很悲伤,难受,但为了帮助这些白衣人,他能强忍着悲伤难受,帮忙寻人。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

  十几分钟后,被白衣人拦住的壮汉回来了。

  “四位客官,你口中的白衣人,我们部落里面的人都没见过。”

  “好!我知道了。”领头的白衣人说完,直接一拳朝着被拦住的壮汉打了过去。

  “咚,”拳头打在壮汉胸口上,发出一声闷响。

  壮汉像破袋一样,飞了起来。

  “全部杀光,一个不留!”领头的白衣人脸色狰狞,下令道。

  惨烈的屠杀开始了!

  普通人对武者,胜率几乎为零。何况这几个白衣人全部都是高级武者。

  战斗几乎是一面倒。

  几分钟后,整个黄氏部落,不论是大人,小孩,老者,女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杀掉所有人之后,这些白衣人开始收集灵魂......

  半个小时后。

  “走,去别的部落。”领头的白衣人开口道。

  ......

  陈氏部落外围,离部落几十米远的地方,一个正在挖坑的青年,看到了不远处的白衣人。

  坑是用来埋葬亲人的。

  这个青年长相平平,脸黑如炭。他有一个四十多岁的母亲。

  此时的陈氏部落,好多人家的丧事还没办完。

  上次摄妖香事件,虽然有陈川站出来,力挽狂澜,但陈氏部落还是死了很多人。

  当时十家里面有六七家是死了人的,甚至有的人家全家死绝。

  丧失亲人的悲痛是巨大的,哀伤需要时间来抹平。

  脸黑如炭的青年,看到不远处的白衣人之后,露出了一个极度厌恶,愤恨的表情。

  然后脸黑如炭的青年弯腰,想要继续挖坑。

  “害陈氏部落的人是那个白衣和尚,和这几个白衣人无关,我不能去找他们麻烦。”青年人恩怨分明,他虽然极度厌恶这些白衣人,但他没有上前去找白衣人麻烦。

  青年人是善良的,是公道的。

  但有时候,善良并不能阻止别人对你的伤害。善良并不能消灭别人的恶念,有些人是不会因为对手的善良而放下手中屠刀的。

  看到青年人脸上的表情之后,领头的白衣人顿时眼睛一亮,心中瞬间有了猜想。

  “六弟,七弟,八弟,老十的下落有线索了。”领头白衣人开口,对着身后的白衣人道。

  这个青年对我这些人如此厌恶,愤恨,他目光中的怒都要喷出来了。说明他肯定受到过和我差不多的人的伤害。

  能伤害得了青年,能让一个部落家家挂丧的人,这个人而且外形和我差不多......十有八九就是老十了。

  双脚在地上用力一踏,领头白衣人快速朝青年冲了过去。

  战斗,打响!

  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

  很快,领头白衣人就提着青年的脖子,返回到了白衣人群中。

  用力一丢,领头白衣人把青年丢在了脚下。

  “有没有见过一个光头,和我们一样穿着白衣的人?”领头白衣人对着地上的青年问道。

  “见过。”地上的青年咬牙切齿道。

  “他人呢?在哪里?告诉我。”

  “我把他杀了。”青年人狠狠道。

  “就你???蝼蚁一样的东西,也配杀我十弟?”领头白衣人不屑地看了地上的青年一眼。

  “能杀死武者的只能是武者,你部落里有武者吧?我十弟应该是你部落里的武者杀死的吧?告诉我,你部落里的武者是谁?我饶你不死。”

  脸黑如炭的青年闭口,不再说话。

  他愤怒地盯着领头白衣人,眼中的怒火快要溢出来了。

  “还嘴硬。”领头白衣人呵呵一笑“看你嘴硬还是我脚硬。”

  只见领头白衣人抬起右脚,一脚踩在了青年右手手臂上。

  “咔,”巨大的力量袭来,青年右手瞬间粉碎性骨折。

  “呜,”地上的青年,咬紧牙关,闷哼一声,死死不让自己叫出来。

  粉碎性骨折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常人根本忍不了。

  右手被踩断的青年,瞬间全身大汗淋漓。

  忍受着巨大痛苦的青年,还是一句话都不说。

  “看你嘴硬到几时?”领头白衣人说完,抬起脚,一脚踩在了青年左手上。

  “咔,”左手瞬间粉碎性骨折。

  双手被踩断的青年,痛得双眼通红,但青年还是一句话都不说。

  “我不能说,我死都不能说,这些人人多势众,我要是说出来的话,石头就有危险了。而且石头好像不在家,如果我说了,那陈大娘和小霞他们会死在这些人的手下。”脸黑如碳的青年内心暗暗给自己加油道。“我一定要咬死那个和尚是我杀的,这样这些人就不会去找

  部落里别的人的麻烦了。”

  ......

  “看来从你身上问不出什么了。”领头白衣人说完,抬起脚,一脚朝着青年脑袋踢去。

  高级武者的力量是巨大的,脑袋被踢的青年,瞳孔慢慢放大,痛苦快速消失,生命快速消逝。

  很快,青年停止了呼吸。

  停止呼吸的青年,睁大眼睛,望着天空,他脸上写满了不甘,痛苦,绝望。

  这个青年,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受尽痛苦,折磨,但他还是没有说出陈川的消息。

  蝼蚁尚且偷生,如果能活下去,没有人会轻言放弃自己的生命。

  这个青年,他脸上充满了不甘,他其实想活下去,他想好好活下去,但他为了心中的信义,他选择了死。

  “君子抱仁义,不惧天地倾。”

  ......

  “走,进部落,去找这个部落里的别人。”领头白衣人气愤地看了青年尸体一眼,对着身边的白衣人道。

  “我就不信,这个部落里所有人都这么嘴硬。我就不信问不出老十的下落。”

  四个白衣人,朝着陈氏部落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