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快眼看书 > 遇见似路过 > 初遇

初遇

  那时候,80后的我们,肆意飞扬、无拘无束,青春,干净,单纯、无法复制的季节。在那个季节,我们挥洒泪水,绽放笑容,更多的是有那种不服输的勇气和永不认错的倔强。

  那个季节,我们以为所有的遇见都是命中注定。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只不过是青春教会我们成长的一种方式。

  那一年,我十六岁,青葱的能掐出水的岁月,刚刚经历了如火如茶的的中考,通知书还未下来的那几天,天天都在期盼,期盼自己能够考上心仪的学校。

  通知书下来的那一天,阳光明媚,温暖着天空下的每一个人,除了自己,看这手中的通知书,一瞬间我以为是自己眼花,阳光几乎刺的我睁不开眼,仔细一看离重点高中的分数只差一线之隔,差两分,仿佛这两分就决定我的一生。

  骄傲如我,几乎当场落慌而逃。

  可看着父母期盼的眼神,只得把手中烫人的通知书递过去,天知道,我是多努力不让自己眼眶中的泪水掉下来,良久,大家长的父亲沙哑的开了口:“瑶瑶,没事,我们大家都知道你的成绩,意外难免,谁也不能保证,你自己也别灰心,爸爸有个老同学在教育局工作,明天去找他落个人情,咱只差几分,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着父亲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我微微张开嘴想说,大不了我就不上重点高中了,反正普通高中也一样,话在嘴边看着父母的神情登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一只手揣在口袋里,稍长的指甲掐在掌心,空气中好像弥漫着鲜血的味道,但我丝毫感觉不到痛。

  心里只有这不可描述的自责以及失落。

  一直以来同学们都说:“陆瑶个性张狂却又勤奋好学。”

  又有同学说:“陆瑶聪明伶俐但性格活泼贪玩。”

  其实,唯有陆瑶自己知道,骄傲,张狂的自己是多么努力以及敏感。

  那年夏天,几乎整个暑假都充满阴郁,连蓝色的天空都似乎变成灰色的,就这样到了开学。

  拒绝了家人的陪同,一个人拉着行李箱走在未来三年都要度过的校园,路边到处都是青松的小树,偶尔还能看见几束刚开苞的玫瑰,闻着带有泥土气息的空气。一时间忘却了心中的那一点不自在,好像有点心虚,没有一点归属感,好像觉得自己不是真正属于这里,毕竟自己走了后门才进来的。

  好不容易走到校寓的楼下,只见学生和陪同的家长在人山人海中拥挤着。

  “陆瑶”一声甜美的声音在我后面响起,我回头一看,一个身穿粉红色衬衣的女生从远处跑了过来。

  “是她?初夏,初中三年的同学,即使我们两家离的不远但性格使然,彼此却没有过多的交集,反而因为她的名字特别,所以自己有点印象。

  印象中初夏是个学习用功,沉默乖巧的女生,但这样的乖乖女却不是我玩闹的对象。

  我的朋友更倾向于活泼好动,又聪明又顽皮的女生还有男生。

  她来找我干什么,我冷淡的看着她,她似乎没有察觉到我的不友善,笑着说:“我刚刚看了分班表,我们俩分在同一个班,你说巧不巧!这样我们以后还可以继续当同学,只有咱们两是一个初中出来的,以后彼此之间还可以相互照顾。”

  听着她真诚的话语,确定她不是来嘲笑我是靠关系进来的,一时我竟无法拒绝答应了下来。

  我点头说:“好”。

  一同走去宿舍,聊了几句下来才知道原来同一个班的宿舍也分在一起。拉着自己的行李,还没来的及多问几句,我就被这个印象中不善言辞的女生一路拉上了五楼高一五班的教室里。

  教室了已经有了好多学生,吵吵嚷嚷的,一时间好不热闹。只见教室里最显眼处有一个女生气急败坏的喊:“杜宇你瞎说个屁!胖你呀个大头鬼,这能叫胖?这叫婴儿肥这叫可爱你懂不懂?刘刚你笑什么笑,笑笑笑!还笑!胖是吃你家饭了,一点审美都没有,还有侯凯你别以为你不说话,就在那里装无辜,瘦的像只猴,怪不得姓候,不清楚的人还以为你们是一家呢?就这样还提减肥,看我抓住你你就惨了·············。

  一时间教室里都是他们几个打闹的身影,那身影那速度堪比大清早闹市中抢菜的大妈们。

  趁机抢占了自己喜欢的座位,靠着窗户,望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天空下的学校有着一大片绿色的草地,草地上种植了一大片三叶草,生机勃勃,隔着那么远,我似乎都能闻到大自然的气息。

  一时间好不惬意,

  咚咚咚咚的脚步声惊扰了我,抬起头原来是老师领着几个学生来发课本。

  看着那几个抱着一沓书的同学,满脸汗水,衣领有点微乱狼狈的样子,我和初夏相互对视一眼,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不要吵闹了,大家都安静一下,开始发书了,”一句严厉的声音在教室里响起,顿时间,教室里寂静的连针掉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到,毕竟那个时候老师的威严还是不容挑衅的,就这样那几个同学开始有条不紊的发着书。

  百般无聊的我转过身,四处张望,突然,后面一个身影吸引了我,清冷的面容,白色的衬衣配着蓝色的牛仔裤,修长的手上拿着一本不知明的书,窗外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一时间惊艳了我十六岁的心。

  彼时,年少的我还不知道什么是心动,什么是喜欢,还有什么是爱。

  但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把我们羁绊在一起。

  兜兜转转,我们之间的纠缠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