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快眼看书 > 遇见似路过 > 那一巴掌

那一巴掌

  久违的九月一号终于到来,学校也开始正式开课了,什么都进入了正轨。

  之前所有的伤春悲秋都仿佛成为了过去,时光翻开新的一页,不知不觉在一中都度过了好几个星期,从开始的不自在与不适应,到现在的随遇而安。

  随着对新生活好奇的消散,我悄然融进到了这个大集体中。

  哪天在教室里打闹的女孩叫李叶,大家都称呼她叶子,性格爽朗为人热情几天下来和大多数同学都相熟起来,当然和我更为投缘, 初夏一直一来都是个安静的性子,除了和我聊几句其他时间都是在埋头看书,真不知道她当时是怎么鼓起勇气和我打招呼的,毕竟当时我还沉浸在自己的考试失利中,语气不是很友好。

  想开过后,没过多久我就和前后同学们打成了一片,嘻嘻闹闹互相调侃,除了那个心底的意外,那个在自己心中激起一滩湖水的白衬衣少年。

  不过也没人注意起自己的不对劲,这天下课间,叶子转身手肘搭在书桌上,熟练的八卦起来她得到的小道消息。

  “陆瑶,我给你说,我听我以前的同学说咱们大班长可是全县的第一名,学校可是花了好大劲挖进来的高才生,深受咱们班主任喜欢,

  好像以前在他们初中部也是班长,要命啊!长的帅,学习好性格好!简直是咱们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叶子陶醉的表情。

  “喂!快擦擦你的口水,太夸张了吧!你不会喜欢他吧!。”

  “什么吗?你出去打听一下,咱们学校那个女生不暗恋黎昕,他可是咱们学校公认的校草!

  哎呀,不是,陆瑶你脸红什么啊!我也没说什么? 叶子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我。

  “什么啊!我那有脸红,你自己看错了吧!”

  她点点头,也是你一天和女汉子一样,也不太关注这些,不过陆瑶你说我们大班长是不是很帅啊,”叶子笑的贼兮兮。

  所幸叶子也是顺嘴一说,并没有深究我的异常,说的也是,阳光,帅气,还是学霸,这样的少年怎么可能不被女生追捧?

  八卦完黎昕的事情,叶子看我兴致不是很高的样子,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我回过头,用笔在书的扉页,在自己的名字上方慢慢的工工整整地写下两个字。

  黎昕,陆瑶。彼此毫无关系,却出现在同一张纸上。

  反映过来自己的行为,下意识的遮住初夏可能看到的地方。

  看我反常的样子,初夏还以为我是因为听到班长的成绩而心里不自在,还特意小声安慰了我几句,毕竟初中三年我的成绩也属于学霸级别的,除了毕业季考试的意外。

  “我才没这么小心眼,”嘴角含笑的回应着初夏,思绪在不为人知的小角落里沉思着,用橡皮擦极重地擦拭书本上的名字,仿佛要连自己心中的小心思一同擦掉。

  不知是因为自己心中的那丝涟漪,我总是不喜欢和黎昕讲话,在他面前中规中距。反倒是叶子不时能和他聊上几句,讲几句玩笑话。

  看着班主任灭绝师太唾沫横飞,滔滔不绝的讲着那无趣的公式,不知为何,一道很简单的题总是能被她讲半节课,顿感无趣,随手就抽出书桌底下的武侠小说,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看的是张爱玲语录,那时候我还不很明白,她说的那句;“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遇千万年之中,在时间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总以为遇见了,爱上了就是一辈子,唉!那时候感叹爱情真是一个麻烦的东西。

  正当我陷入小说情节的时候,“洛心,你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师太严厉的声音瞬间吓的我扔掉了书,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看了一眼黑板上繁琐的公式,利索的讲解出自己的思绪和答案。

  “好了,坐下吧!以后上课的时候记得认真听课。”坐下去的时候我仿佛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冷上了几分,此时,下课铃救命般的及时响起来。我刚松口气,灭绝师太站在讲台上,咳了咳嗓子说:“开学也有半个月了,同学们也都彼此熟悉了,大家的座位可以适当的调整一下,准备挑选几个班干部,当然有优势的同学也可以毛遂自荐,黎昕你是班长,调座位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明天上课前调整好座位。”

  终于,熬到放学,离家近的学生都骑着自行车回家吃饭,我们这些住校生就只能在食堂打饭吃。大部分的同学只要一放学就都一窝蜂的去打饭,看着拥挤的人群,我和初夏聊起了刚才师太让换座位的事情。

  “洛心,你说,分座位了我们还可以坐在一起吗?”初夏甜美的声音响起。

  “肯定了,我们又没有影响学习”我愣了一下肯定的回答。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马大哈呀!就你刚才上课不注意听讲的样子,还指望班长不给我两换座位,别傻了吧!”

  初夏不是那种长的惊艳的女生,但她的声音可以抚慰人的烦恼,当她糯糯的声音响起,我想没人可以忍心拒绝她的。

  “没事,师太不是说让黎昕安排座位吗?上晚自习时,我去给他说声不就可以了,走啦!快去吃饭,等下去晚了可就没菜了,实在不行你就去找师太,反正我看老师挺喜欢你的。”我满不在乎的说道。

  自习时,我在黎昕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喂!给你说个事情呗!我和初夏不想挪座位,可不可以。”说完我做了个鬼脸,笑着望着他。

  他侧着头,停了几秒然后转身看着我一反常态的说:“陆瑶,你应该坐到前面去,这样对你学习有帮助,还有就是你上课不要老看小说,这样对你也不好。”

  这是我第一次离他这么近,心不控制的砰砰跳,还没等我复杂的情绪平复,就听到他一大堆的说辞,原来早上课堂的事情他知道,还在心里这样想我,顿时有些气急败坏,想起了早上课堂的事情,明白他这是代表老师来教育我的。

  想这这里,我的神情有点僵硬,死要面子的大声说:“要你管,我看小说关你什么事,我要不要学习是我自己的事,班长了不起啊,有本事你去打小报告去。”

  "不是,陆瑶你能不能别这么刺,讲点道理行不行!啧啧啧,我不就说了一句看你气成什么样了。“

  还没等到啧啧完,我霍得起身摔了一下桌子上的书,扭头就准备离开,

  他不明所以的看我发这么大的火,一时情急想过来拉住我,还没等他碰到我胳膊,那一瞬间我又气又怒,手没意识的直接甩了过去,

  “啪,”好大的响声在教室里响起,他微微站直了身体,仔细一看半边脸都红了。

  这样傻眼了,捏噓了半天我说不出一句话来,半晌,他可能也一头雾水,不明白不就换个座位的事怎么就演变成全武行?没等我说些什么!他直接收拾好桌子上凌乱的课本走出了教室,留下呆楞在原地的我。

  半响,我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茫然的看着自己微红的右手,有点不知所措。

  突然间我回过神来,书胡乱的往书包里一塞,冲了出去,跑到楼梯间就看见前面慢悠悠走的黎昕,恍惚间,我不知道自己此刻在干些什么,为什么跑了出来,出来又能说些什么?

  就这样看着夜色里的他越走越远,远的离开我的视线,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潇洒的我还回有这样的一天,真是不作就不会死!不就换个座位打不了换了就行。

  冲动是魔鬼这句话还说的真对,莽莽撞撞是陆瑶的本性,但这样的不理智还是仅有的特例。

  此刻的陆瑶不知道,她的失控和闹羞成怒更多的是因为在乎,在乎黎昕的话语。现在的她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失控,大大咧咧的她几乎很少因为别人的几句话而生气。

  后来的时光告诉我们,那是因为喜欢,因为喜欢所以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