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快眼看书 > 遇见似路过 > 感情升温

感情升温

  放松的日子已经过去许久,可还是被我们津津乐道。

  不知不觉跨过秋季,阴冷的冬天悄然无声的袭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

  入学的第一个学期也将过去,期末考试?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

  这段时间同学们的都没有往日的放松,严谨的好像在做一件重大的工程不容差池,就连空气中似乎都散发着紧张的气息。

  偶尔,有几声咳嗽声传来,北方的冬天异常寒冷,感冒的同学大有人在。

  除了这剩下的只有沙沙的翻书声和写字声。

  那年寒假我过的异常快乐,走路都好像带着风。

  期末成绩出来了,不负努力考了全班第三名,黎昕依旧稳坐第一,初夏也进了前十,听见成绩排名,我们几个都相视一笑,这段时间付出的努力总算有了回报。

  “初夏,明天就要放假了,我们找周丹夏岚和程云他们几个出去玩玩呗!”

  我声音异常的激动,看着我欢喜的样子初夏也没有舍得拒绝,毕竟这次的成绩也值得表扬。

  我们一起去高一七班找周丹和夏岚她们几个约定好放学一起商量个好去处。

  经历了上次,初夏和她们也慢慢的熟络起来。

  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初夏就这样和我们纠缠在一起,在那牵手都脸红的年代付出的代价,至今为止都让我无法释怀。

  如果知道,纠葛会这么深,我一定会阻止我们所有人的相遇,

  哪有那么多的如果,人生不可能重来,当然这也是后话。

  趴在窗外叫出她们,约好了时间,彭勇和程云他们几个比我们高一届,她们熟自然让她们传达。

  滴滴滴滴的打铃声响起,大家一窝蜂的往外冲,好像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一样。

  不得不感叹寒假的诱惑力!

  最后只有我和初夏不紧不慢的走出教室,他们一行人已经等在哪里,互相讨论这去哪里玩。

  “情人沟,对!我想去情人沟玩,我人还没走近声音就来了。

  “陆瑶,这春天还早着呢?这么快你就动春心啦!哈哈哈哈………..程云那欠揍的声音传来。

  “要你管,死胖子,”我不客气的反击。

  ”好了,你们两真是一对冤家,一见面准能掐起来,”周丹做起了和事佬。

  “谁稀罕和他一对。”

  两声一模一样的话同时响起。

  哼,我才不和他一般见识,

  转身对其他人建议:“咱们学校有好多同学都去过,咱们也去那逛逛呗!回来的同学都说挺不错的,离咱们学校也不远,我算了下时间,坐班车一个小时来回就够了。”

  “行,看你计划的这么周全,咱们就去呗!反正大家都没去过。”

  哦耶!全票通过!

  翌日早晨,

  我们一行七个人气赳赳的准备到学校前面路口坐车,我背好背包,眼梢余光突然撇见了黎昕从远处走来,心里不有由的心虚,好像把他给忘记了。

  我干笑两声:“你怎么没和程云彭勇他们一起过来。”

  黎昕不意为然,轻轻扫了我一眼。

  我说完默默上了车,因为刚和黎昕说话缘故,最晚上车,结果我们两个只能坐最后一排,

  有点尴尬,却似乎有些欢喜。

  车里人多又吵,但还是晃的我昏昏欲睡,朦胧中,听见周丹和陈云还有黎昕他们说话的声音。

  后来,声音渐渐少了轻了,似乎大家都开始休息了,睡梦中,只觉得疲乏身子向车窗靠去昏睡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车身一个颠簸,一下子惊醒了我,怔怔坐起身来,看到了盖在身上的外套顿时清醒过来。

  我扯了扯盖在身上的外套,下意识的看向端坐旁边的黎昕,咬了咬唇把衣服递还给他。

  他什么都没说,接过衣服怔了一下,衣领一大口潮湿的地方,意识到那是什么东西后,我窘迫的缩了缩身体,脸顿时热的厉害。

  可能我窘迫的模样愉悦了他,他嘴角的弧慢慢漾开,一会控制不住自己笑的抖动的厉害。

  “到了!”司机的声音解救了我,一行人刚刚下车,没走几步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座有名的铁桥。

  铁桥下面流淌着清澈的溪水,旁边种着各种各样的树,还是几棵不知名的小枣树,野花开满遍地,真是一个让人心旷神怡的好地方。

  树下还坐着零零散散的同学,看树的,嘻闹的,甚至还有坐着发呆的。

  真是一种享受!

  远处还有几对小情侣正在呢喃细语,甚是浪漫,夕阳夕下,无限美好。

  走着走着我们已经到了桥下,站在桥底吹着微风,每个人似乎都显的分外开心。

  贪玩的我有些放飞自我,伴随着微风跑着、喊着好像八百年没有这样疯狂了。

  路边有一个不太深的坑,我玩心大起的跳上跳下,一时间玩的不亦乐乎。

  “陆瑶,你别跳了,小心摔倒,”初夏她们担心的喊叫着。

  “放心,我不会这么笨得。”

  说什么来什么,脚下一滑掉到坑里,摔了个狗啃泥。

  黎昕看我摔倒脸色一变,神色极冷的把我扶起来眉头紧锁:“有没有摔到哪里?”

  我扶着他的手站起来,轻描淡写道:“没事,我很好”。”

  话刚落就痛的哇哇大叫起来。

  “活该,谁让你整天没个女孩样,痛才知道改,整天跟个猴子的乱蹦。”程云的声音传来,我顿时有点不乐意了,撇了撇嘴:“你们一个个都幸灾乐祸,真没良心。

  “行了,快看看有什么大碍吧!”周丹看我们还在打嘴仗。

  “没事”我摆了摆手。

  “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痛,真的只有那么一点点。”

  “还嘴硬,你好好在这里做坐着,我一会就过来,黎昕语气极其生冷的叮嘱着,

  片刻,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了一瓶红花油,他看了周围一眼,蹲下来,轻轻握住我的脚踝。

  我一惊,差点没跳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仿佛没有注意到我尴尬,他极为自然的说:“我帮你擦点红花油活血祛瘀,好的快。”

  不等我回答,他已褪掉我的鞋袜放到他的膝上,随着他掌心在我脚踝上用力揉捏,红花油刺鼻的味道在空气中挥散开来,开始我还有点羞涩,后来痛的不停哼哼唧唧。

  陆云在旁边笑的那叫一个张狂,我狠狠的瞪看他一眼,懒得和他计较。

  看陆瑶这样子咱们也继续玩不了了,大家休息好了就回去吧!大不了以后再来,反正有的是时间。

  我犹豫地说:“其实我的脚不是很痛,我们还是在逛一会。”

  “不好,你的脚不能再剧烈运动,”众人一致拒绝。

  我只得点头,其实我从小和男孩子玩闹惯了,不是很在意这点小伤。

  上桥的路还没走过一半,我有点气喘吁吁的自语:“奇怪,下来的时候记得没这么累!”

  听着我抱怨的话,前面的人个个都笑了起来。

  初夏周丹和夏岚她们几个笑着解释:“你个冒事鬼,下来时兴奋的要命,一路蹦跳,当然不觉的累,玩闹了这么久,又受伤了现在当然感觉累了。”

  黎昕好像有点生气,这一路也不和我说话。

  可能是听到我们的聊天,突然走到我面前,蹲了下来,还没反应过来时,我已经趴在了黎昕背上。

  意识到我们的身体几乎快要贴在一起,我开始不安,心跳加速,他身上的温度还有那清新好闻的味道一下钻进了我的鼻子里,我脸上一热,挣扎着就要下去。

  “陆瑶,你能不能安分一点,”他口气略微无奈。

  这话我熟,我妈从小说到大。

  一时间寂静。

  “以后别老是蹦蹦跳跳,咋咋呼呼的让人担心。”他的声音好像提高了几分,在那寂静的山间,格外的清晰。

  那个冬天,两颗年少的心一点点被拉紧,迎面而来的阵阵微风,伴随着对方身上安心的味道,让人感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