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快眼看书 > 遇见似路过 > 刺激的夜晚

刺激的夜晚

  我的寒假生活就这样拉开了帷幕,日子过得飞快,还没享受完自由的感觉,假期就快结束了,似乎一眨眼,自己就长大了一岁,年后,接着就是紧逼而来的开学季。

  开学这天我早早就到了学校,独自走在校园喧闹的路上,路旁的柳树开出娇嫩的芽儿,似乎预示着春天的到来。

  经过一天紧张忙碌的报道,新的学期步入正轨。头一天老师们最先回顾了去年的期末试题,讲解了几个典型课例,夸讲了排名靠前的同学,当然,也批评了倒数最后几名的学生。

  我和初夏的进步得到了许多老师的表扬。

  就连灭绝师太对我们讲话也温和了许多。

  你看,这就是优等生和差生的区别,我们纵然不屑,但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成绩单上的分数和老师的赞扬是对年少的我们最大的认可。

  说起灭绝师太,听说她真名叫雷静,是一名毕业师范大学的学生,毕业之后就选择教师这个行业,谈过几场恋爱,最后也都无疾而终。

  后来,经历情殇她决定终身不嫁,把毕生心思都用于教书育人。可能就因为这样,她对学生的要求比较严格,性子也比较严肃,久而久之,大家都叫她灭绝师太。

  当然没有人敢当面叫她,只在私下才敢。

  相信师太自己也知道,只是懒得去和学生计较。

  夏日炎炎,让人提不起任何事的心情,沉重的功课压得人喘不过气来,高二马上就要分科了,紧张的让人连松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大家也不见丝毫懈怠。

  周日中午,初夏早早叫喊我去学校复习功课,一走进教室,教室里黑压压一片坐满了学习的学生们。

  初夏刚准备拿出课本学习,就被我拉着走出了教室。

  “周末就是要放松一下,紧逼自己学习,也不是办法,走了我们出去转转,学习也讲究劳意结合。”

  初夏向来说不过我,任命般让我拉着,刚走到操场边,老远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黎昕!你去帮我们叫一下周丹和程云他们,咱们几个一起去外面逛逛,再这样学下去,我不死也快疯了。”

  “好!什么歪理都被你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你们两等着。”

  “快去,快去,”我不满的催促。

  片刻过后,他们一群人出来了。

  “洛心,你这个调皮鬼,想去那玩,不得不说你这精力真够旺盛的。”

  不用说,一听就是程云,仿佛和我斗嘴成了他最热衷的课后调剂。

  很多时候,陆瑶也想不明白,程云偏偏只喜欢和她针锋相对。

  很久的很久,陆瑶终于明白“偏偏”这个暧昧特殊的词对于陈云的意义。

  “咱们去县城广场打桌球呗!我都没有去过,你们快去推自行车,”我说的理直气壮。

  看看,那时的陆瑶,任性到极致,恃宠而骄,但大家似乎都纵容着她,照顾着她。

  就这样,我们骑着自行车向着县城驶去,他们几个男生载着我们。

  炎热的夏日,微风吹来,清凉风似乎吹到了我们心里。难得一刻的放松,让人无法不开心,无法不兴奋。

  ”你快点,再快点,超过他们,乌龟都比你快多了。”

  知道了!你抓紧,我加速了,

  “啰嗦,”一路上我们的声音似乎都被风吹的悄无声息。

  不多一会,就到了县城,因为今天是星期天的缘故,县城第一广场上人山人海,来来往往的人和商贩络绎不绝,打桌球的位置站满了人,挤都挤不进去,更别说玩了。

  “陆瑶,算了,下次再带你过来玩,今天这么多人,肯定轮不到我们,”他们一起劝道

  “好吧,真扫兴,虽然不是很乐意,但也没有办法。”

  “我们还是去图书馆看看去,哪里一定去很多没见过的书,我们也可以长长见识,”初夏和黎昕说道。

  你看,爱学习的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学习,虽然不太情愿,但我也没有反对,因为那里有各种题材的小说,许久不看小说了,我的小说瘾又犯了。

  那是县城最大也是唯一一家图书馆,这天,图书馆里的人还不是很多,看着格式不一的书柜,摆满各种各样的书籍,心里无比羡慕。

  无暇顾及他们,我迫不及待地拿起一本想看已久的小说,林笛儿的《那一种爱不疼》,

  那个时候,我还是不懂。爱情会让人疼吗?既然疼,为什么要爱呢?

  还没看到一半,天空就开始泛黑,

  初夏他们催债似的让我赶紧起来,抬头环绕了一圈,貌似整家店就只有一个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看书。

  程云过来拿走了我手里的小说书,阴阳怪气地说:陆瑶,叫我说什么好,不要告诉我,你跑到这里,就为了看这种“健康营养”的读物。

  我站起来伸手抢回了自己书,不理会他的怪腔怪调,在没看完的那一页折了一个痕迹,方便下次再来看。

  走出图书馆门,天色已晚,县城周围的灯光全部亮起。路旁的小树上还挂着几只点缀的红灯笼,煞是好看。

  紧赶慢赶,等回到学校时,校寓的门已经关闭。

  那个年代,住校的学生都是有门禁的,

  我们只好放好自行车,在寂静的学校瞎溜达。

  因为队伍过于庞大,很容易被那查岗的老师发现,我们只得翻出学校,幸好的是,学校垃圾场旁有一个兽医站,遗弃已久,可以一跃而过。就这样我们翻出了学校。

  一行人走在宽广的道路上,夜,静得厉害,但却没有一丝害怕。更多的是刺激,兴奋。

  “有人会唱歌不,唱首歌听一下,”

  “初夏,唱首歌呗!不然就这样走着多无聊啊,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

  消失在人海

  后来我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栀子花白花瓣

  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

  爱你

  你轻声说

  ………………………………

  ………………………………

  初夏那甜美的嗓音,声线很好,唱着刘若英的后来。

  就这样一人一首地唱着,寂静的黑夜,悦耳的歌声,

  在那一夜的星空下是如此的和谐,没有半点违和。

  “听海哭的声音

  这片海未免也太多情悲泣到天明

  写封信给我就当最后约定

  说在你离开我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张惠妹的一首听海,被程云那娃娃的嗓音唱出别样的味道。

  那带着淡淡回忆和感伤的歌词,是那时候的我们理解不了的,那些特殊的情感也是我们感受不到的。

  只是因为好听而听,只是因为旋律而听。那悦耳的歌声似乎久久都回荡在那个夜晚,让人无法遗忘。

  很多年以后,当我们再次回忆此情此景,我们都无比怀念。

  一晃大半夜过去了,歌声似乎有点大,偶尔还能听到远处传来,”汪,汪,汪,汪的狗叫声。就这样我们在马路上走过来,走过去,反反复复,周而复始。

  天空慢慢泛白,我已经困得睁不开眼,初夏还好一点,苏瑶她们已经晃晃悠悠起来,几个男生的精力能比较好一点。

  “走,咱们回学校去!最起码教室里有桌子和板凳可以让大家稍微休息一下。”

  看着我们这么难受,黎昕和程云开口出起了主意。

  我们又返回学校,找个间离宿舍最近的教室。刚一进去我直接就趴在桌子上补觉起来,困的没有意识去管其他人。

  程云和侯永刚直接把两个桌子拼凑起来躺在上面休息,初夏和周丹和我们一样趴在桌子上简单休息一下,而这边彭勇竟然抱着夏岚,让夏岚靠着他的肩膀补觉。

  半睡半醒间,我揉了揉迷浓的双眼,难以置信地盯着他们,瞬间瞌睡都惊醒了一半。

  意识到我的小动作,黎昕犹豫了一下,好像在内心挣扎,“好了,这件事以后我在给你慢慢解释,现在你先睡觉,马上天就亮了。”

  瞌睡战胜了好奇。

  真是一个奇妙刺激的夜晚,充满意外与未知,

  看着教室里横竖各异的众人,我有一种预感,未来的高中两年肯定不会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