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快眼看书 > 遇见似路过 > 补习

补习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玩闹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恋爱几乎占据了我所有的心思,分给学习的只剩下那么一点。

  周围同学都进入了如火如荼的复习当中,我突然意识到了自己是个学生,学习应该是自己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其实,让我真正明白的是初夏那语重心长的话语。

  “陆瑶,一直以来你都是聪明的,这不可否认,可你自己要想明白,马上就高三了,你这样继续玩闹下去了,能考上好的大学吗?那个时候你们的感情又该何去何从,你懂吗?没有成绩,没有考上好的大学你用什么谈感情?你自己好好的想一下。”

  不过有句话初夏没有说错,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陆瑶的软肋在哪。

  其实,我自己心里何尝不明白?时间已经不知不觉过去半个小时了,我还在胡思乱想,眼前的课本伴随着刚刚初夏的话语越发的刺眼。

  我终于还是静下心来,拿出钢笔在演算纸上开始写起来,直到思绪慢慢融入学习当中。

  渐渐地把玩闹的心思慢慢转回学习上面,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那句和黎昕的未来给予我莫大的诱惑力和学习的动力。

  那时候,即使骄傲如我,面对感情还是有一丝不确定和安全感,毕竟我喜欢的人是那么优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初夏和程云逐渐熟络了起来,一到晚上,程云就过来我们班上晚自习,美其名曰给初夏补习功课,走过程云旁边,我们都没有去看对方,但我有一种错觉,好像有一双眼睛一直跟随着自己。

  月底考试初夏的进步让我意识到自己埋头苦学和别人指导的区别,从那一后渐渐有什么问题弄不明白时我也去请教程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程云也不在和我拌嘴,偶尔还是会和我呛几声,但却没有了以前的针锋相对。我想应该是成熟了吧!其实也不是很明白,也没空去想,就这样想要努力学习的我,也加入了补习的行列当中。

  程云这小子虽然嘴巴毒了点,总爱嘲笑我,但他的学习成绩和黎昕差不多,那些繁杂的公式让他一讲,格外的简单,而他总能用最简单的公式教你代入其中,让习题不在那么繁琐。慢慢的接触下来,他总能一针见血的指出我的不足,循序渐进,让你能很快的接受那些自己所不擅长的领域,还能让你不在那么反感那些枯燥的习题。

  人总是对自己不擅长的事物格外的不自信和厌烦,我也是如此,但在慢慢的接触中发现,那些也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难以接受。

  就这样,日子很紧凑的过着,我努力的想要抓住剩下的时间,虽然偶尔也会和黎昕出去,但也不像以前那样频繁,可能是懂得我想努力学习的那份心,黎昕也不怎么来打扰我,毕竟我们还是学生。

  倒是程云和我们走的更加近些,有什么不懂和不理解的习题我都会等到晚自习时,让他讲解,他还特地为我制定了一个学习计划,告诫我按部就班,平时学习尽量不要贪快,要一章一章的过关,不要留下自己不明白或者不理解的问题,当天一天要弄清楚,这样才不会越拖问题越多。还专门搜集了许多我容易错的习题和许多培养阅读理解的书,这些都成了我宝贵的复习资料。

  慢慢的接触下来,觉得程云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的不讨人喜欢,身上也有着自己的闪光点,是同龄的同学不可比拟的,也让我由衷的佩服起来。

  快上晚自习了,我看着快空的水壶大声地在教室嚷嚷起来:

  “初夏,我先走了,你快点,快一点,等会晚了就没有热水了。”

  “陆瑶,你慢点、慢点、提着那么多热水壶你小心点,”初夏在后面追赶着。

  等我们走到打水的地方,人潮拥挤啊,一条长长的队伍映入眼底。我看着初夏压低声音:“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前面有没有认识的人可以插下队。”

  前面一片漆黑,似乎找不到一个相似的背影,望了好久才看到黎昕和程云还有彭勇他们都在前面,我不禁喊出了声,刚准备喊,初夏从后面唔住了我的嘴。

  “干嘛,想憋死我。”

  “你小点声,这么多同学都排着队,你插队还那么大摇大摆,你想遭群殴是不是?”

  听到初夏的啰嗦,我不满的瞪了她一眼,不就打个水,哪有那么多弯弯道道,但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还是乖乖的放小了声音。

  这时,黎昕他们也看到了人群中闹腾的我们,走了过来,看着他严肃的样子,我不由的低下了头。

  “陆瑶,你说你怎么走哪都这么能折腾,一点都不安分,这里这么多人,还都提着热水来来往往,你这横冲直撞的样子被烫伤怎么办!”耳边传来黎昕无奈的叹息声。

  我抬头正准备反驳,可看着他说话的神情,心里不禁升起一丝心虚的感觉。

  “行了,你别生气,我以后注意不就行了。”我拽着黎昕的胳膊摇啊摇,胳膊肘向后一拐,和后面排队的同学撞了一下,电壶里仅剩的一点热水洒了出来,还好电壶没有打破,不过,我就有一点惨,洒出来的热水有几滴溅在我的手背上,生疼。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呆在我面前的黎昕:“傻了,我没事。”

  L黎昕终于恢复神智,紧张的拉着我的手查看,全然不顾及旁边同学的眼神。

  初夏手脚麻利地找到纸巾,帮我擦了擦衣服上溅到的水。

  看着黎昕紧张的表情,我有点哭笑不得,那个同学看到黎昕的表情好像有点吓着,结结巴巴的说道:“对,对不起。”

  我无所谓的摆摆手:“没事,也不能全怪你,是我不小心撞到你的。

  不想继续听黎昕的啰嗦,我拎起水壶向程云他们几个打水的地方跑去。

  我并不知道黎昕望着我的背影充满了担忧的神色,如果那时,我能理解他的心思和想法,可能就没有那么多后来的事情,可是,那时年轻的我们,对懵懂的感情认知是那么浅薄,那么不成熟,那么不信任,那么经不起一点点吹打。

  “陆瑶,你不知道你横冲直撞,无拘无束的样子是多么吸引人注目,刚才有多少人都注视着你,你的頑劣调皮,你的爱憎分明,你的肆意飞扬是多少人羡慕的,你就像冬天里最后的一缕阳光,夺目的让我想将你藏起来,不被任何人所觊觎,”黎昕呐呐自语着。

  他的语气是那么轻柔,那么不含一丝情绪,晚风阵阵袭来,只留下一声叹息从空气中飘去。

  初夏走了过去轻声说道:“黎昕,陆瑶本来就这样爱闹腾,这是她的本性,你也别和她计较,你还不过去接着,那么多水壶,小心那个马大哈又烫着,那你才真的该着急了。”

  初夏的话还没说完,黎昕的身影已经像一阵风似的不见了,看向前面只见他一手接过水壶,一手宠溺的揉了揉陆瑶那稍长的头发,不知在说些什么,只见陆瑶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给了他一记粉拳,那场景意外的和谐,意外的让人羡慕。

  初夏就那样静静的站在远处,看着她们,神情恍惚,眼神有点落寂,可能还掺杂着一丝连她没发觉的羡慕。

  后来,当他们分开了很久,久的已经让人记不清到底是多久,但初夏的心底依然清晰的记着这一幕。

  记得黎昕那宠溺无奈的样子,记得陆瑶调皮欢乐的笑容,记得远处程云脸上的一丝嫉妒,记得自己的落寂和羡慕。

  她清楚记得一切,唯独没有记得也没有看见有另外一个人一直注视着她,想念着她,在时光中守护她。

  年少的我们就是这样迟钝,迟钝的只能看清别人,唯独看不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