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快眼看书 > 遇见似路过 > 寻找“幸运草”引发的波澜(一)

寻找“幸运草”引发的波澜(一)

  无论未来是怎么样的,起码这一刻我们都是快乐的,青春本来就是充满波澜起伏的,有些时刻我们总是被不知名的情绪所控制,那一刻我们是无措的,亦是失控的。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平常的让人没有任何感觉,可我没想到就在那天让我们几个的关系变的无比尴尬。

  星期天如往常一样来临,睡醒后的我环顾四周,宿舍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桌子上摆着热乎乎的早餐,之前迷迷糊糊间间好想听见她们去图书馆复习功课了,早餐肯定是初夏买的,她总是这样细心周到。

  吃完早餐,看着窗外照射进来的太阳,格外温暖,推开门看着蓝色的天空,不得不感叹:“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随后,我百般无聊的在校园逛着,路上还碰见了好几个同班的同学,但毕竟不是很熟悉,随口聊了几句就走了。突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前面,

  “程小云,别光顾着低头看书,本来就是个书呆子,小心再变成近视眼,那以后可真没人要了。”

  话刚落地,程云就走了过来神情有点古怪:“陆瑶,你怎么总是这么语出惊人,还有以后不许叫我程小云,好好的名字被你叫的乱七八糟的,这都什么跟什么!”

  陈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直没有回答,我调皮的朝他做了个鬼脸,随手拽着他往学校后面走去。

  陈云好像被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甩开我的手,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还是个女孩子不,好好走路。”

  被他大惊小怪的样子惊到,无所谓地说:“拜托大哥,这都什么年代了,有啥大不了的,哎呀,别走,一起去逛逛。”

  “你啊,一天到晚净爱瞎折腾,说吧!这回想去哪。”

  还真够了解我的,我心虚的朝程云笑了笑。

  不自然的咳了咳,刚准备开口,就听见程云关切的声音传来。

  “你嗓子是不是不舒服啊,会不会感冒了,平时你要多喝点热水,别老是在外面疯。”

  看着他难得絮絮叨叨的样子,我哈哈哈哈的笑出声来。

  “程云你还真够可爱的,我只是无意间咳了咳,你还当真了,”说完我捏了下他气鼓鼓的脸,很不厚道的又笑出了声。

  “别闹,陆瑶,你怎么总是…………”他迟疑了一下,没有继续说,只是深锁的眉头,深深的瞪了我一眼。

  那时我是那样的不在乎,那样的无所谓,并不理解他语言和表情的深意。从小我就是这样咋咋呼呼的,总爱和男孩子闹在一起,并不懂那些细腻的感情。

  而黎昕只是一个意外,他像极了从小喜欢漫画里的少年,那样阳光,那样温暖,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让他走进我的世界,也可能是因为他出现的恰好是对的时机,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穿了件我喜欢的白衬衣,我才会视他为最特别的那个人。

  看见程云终于不再教训我了,我又嘻嘻的笑了起来。

  “好啦,不逗你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玩怎么样,”

  “我能说不吗?你个鬼丫头,走吧!”

  “我给你说啊,这是我一个人发现的,平常都没见有什么人去过,连黎昕和初夏我都没给他们,你该偷着乐了,还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一路上我一直都喋喋不休,跟在身后的程云倒是反常的没有说什么话。

  走到学校的后山坡,那里种植着一大片的三叶草,远远望去,一片生机勃勃,给人一种充满活力的感觉,让人不自觉的心情舒畅。

  刚到地方我就喊起来:“喂!程小云你看,是不是让人耳目一新,这里充满了大自然的气息,像你这样没有活力的书呆子就特适合待这里,”

  程云不知道在深思什么,望着那片三叶草,又看了看我,没有吭声。

  当时我丝毫没有注意他的反常,只当他第一次看见那么一大片三叶草,有点惊奇罢了。

  “程云,我给你说,三叶草还有一个别名叫做幸运草,相传只要在一大片三叶草里找到一片不一样的四叶草,那么以后的你一定会被幸运之神所眷顾,一定会拥有幸福的。干脆我们也来找找呗!看看我们有没有那个幸运,”

  半天程云还是没有吭声,一下子惹闹了我,“喂!程小云,你不会还在为刚才我戏弄你的事生气吧!你说你一个大男生怎么那么小心眼啊!我本来就是有口无心,你怎么这样啊。”

  听出了我语气中的不满,他转身说:“你说说你,什么理都被你占完了,好像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明明是你自己调皮戏弄人在先,现在我只是没回答你的话你就倒打一耙反过来怪我,你还真是讲理!”

  我有些气鼓鼓的说:“就是,就是,怪你,就怪你,我就是和你开了玩笑,你还当真了,大不了我以后不叫你程小云还不行吗?”

  “知道了,不是要找幸运草吗?还不快找,这么多三叶草,看你什么时候能找到,说不定就根本没有四叶草这回事。

  我翻了个白眼,嫌弃地说:“程云你什么意思,不相信我,你等着,我今天一定会找到,让你小瞧人。”

  程云还能说什么?这样的话也就只有大大咧咧的她能信,别人一听就知道是敷衍人的话。

  就这样两个人不再说话,一个下午就在寻找幸运草中度过了,时间过的飞快,天都快黑了,程云喊我回去,被我威胁着说:“再等等,你敢回去小心我揍你。”

  眼看天色越来越暗,我有点打退堂鼓了,准备失望而归时,突然间看到路边那长的不是很旺盛的一片三叶草堆里夹杂着一棵与众不同的四叶草,我开心的喊:“程云,你快过来看,那一颗是不是就是幸运草啊!

  正当我伸手想去摘的时候,程云已经快我一步摘了下来,还无耻的拿在我面前炫耀:“好漂亮的幸运草,还真是挺特别的,就是某人没那么好的运气。”

  听着程云欠扁的声音,气的我有点抓狂:“好啊!你个死程小云,故意的吧!快还我,那是我先看到的,那是我的........”

  就这样在昏暗中,我们你追我赶,闹的不亦乐乎,跑的有点太快,突然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重心不稳,一下子就摔倒在地。

  看见我摔倒,程云焦急的跑过来蹲在地上:“有事吗?陆瑶,有没有伤到哪里,哪里疼快给我看看,看你一天不小心。”

  我一脸愤愤的说:“没多大事,你快把我的幸运草还给我,就是你不还给我,我才这么倒霉的,你说,你这人心眼也忒坏了点,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要是早早的给我,我就不会摔倒了。”

  “陆瑶,你一天脑子里都装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看你一天是小说看多了了,净爱想一些有的没的,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小孩子气,喏,给你收好了,走两步让我看看脚到底有没有受伤。”

  收好幸运草,感受着腿慢慢的恢复了知觉,但脚一动就痛,我弱弱的开口说道:“好像脚扭到了,走不了路了,一挨地脚就有点疼。”

  “你啊!以后别这么冒失,今天也怪我,是我不好,明明知道你这么爱瞎闹腾,天天状况一大堆,还和你闹着玩。好了你试着看能不能站起来,我背你回去吧。”

  “.......啊?我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背我?”

  “对。背你,天已经这么黑了,等我扶着你走回去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你这么晚不回去,初夏她们在宿舍肯定的担心。”

  话刚落。程云就大大咧咧的蹲了下来,扭头说道:“赶紧的,小心我等会儿反悔了,你就找地方哭去吧!”

  总是这样,说话臭屁不讨人喜欢,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程云总能轻而易举的挑起我的情绪起伏,

  当我发觉自己爬在他背上时,已经不知不觉走了很远,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他好像和以往不一样了,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莫名的感觉气氛有点微妙,一时间沉默起来,耳边只有细小的风声和他的喘气声。

  感受到不同于黎昕身上的味道,我莫名的心跳加速,平日里与他相处的随意此时显得格外尴尬,我不自觉的有些拘谨,手脚紧张不知道该放哪里。

  突然间一道熟悉又刺耳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陆瑶,程云,你们在干什么!”